大时代下的小人物

去年送给朋友一本余华的小说《活着》,到今天给我发微信说看完了,我收到朋友发来的微信感到非常欣慰,中间经历了大概十一个月的时间,终于把这本书看完了。

今天想推荐的也是余华的作品,也是这位朋友又要问我借的书,也怪我多嘴,多给他聊了两句,给了他借书的机会和借口,当他说出想问我借书的要求时,我犹豫了一下,到底是买一本送给他,还是把家里的书借给他,因为我怕借给他后,明年才能还我。

这本书就是余华的《许三观卖血记》

这本书我很早就读过,不得不说,多读优秀的文学作品真的能让人有思想上的蜕变。

生在和平富足年代的我们,或许无法切身理解到为生活所迫的那种悲壮与挣扎,为了一袋米,为了一把菜,甚至可以将人逼上绝路。

许三观是大时代下的小人物,以博大的温情描绘了磨难中的人生,以激烈的故事形式表达了人在面对厄运时求生的欲望。许三观这一生中靠卖血度过许多次难关,卖血赚钱,这种艰难的生存环境像是会吃人血人肉的社会,毫不留情。许三观处于一个尚在摸索发展的大社会中,他的悲剧不仅是个人的,更是社会的、时代的悲剧。

而当他老了,知道自己的血没人要了时,精神却崩溃了。

回看一下许三观的卖血经历,第一次卖血是为了娶媳妇,他请许玉兰吃东西,一下午就花了八角三分钱,成功的挤掉了围在许玉兰身边的何小勇。

许玉兰还为他生了三个儿子,分别取名许一乐、许二乐和许三乐,三个儿子越长越大,村里的流言蜚语也开始滋长,人们都说许一乐长得不像许三观,到跟何小勇长的有点像。

许三观知道了,感觉自己被绿了,然后又从许玉兰那得到了证实,拉着许一乐去找何小勇算账。

何小勇家比许三观家还穷,他死活不认账,许三观生气极了,自己最喜欢的儿子还是别人的,后来因为方铁匠的儿子取笑一乐而被一乐打伤住院,许三观原本并不想替别人的儿子还债,但是不付钱方铁匠就要带人抄了他的家,于是许三观只得又去卖了一次血。

第三次卖血是想报复自己的媳妇。

林芬芳摔伤了腿,许三观在去看望她时,在对方半推半就的情况下发生了关系,凭什么我要为别人的孩子献血,却不能为其他的女人献血?许三观这样想着,于是去卖血买了一大堆东西送给林芬芳。

后来大跃进来了,大环境下的贫穷是大范围的,许三观一家吃不饱饭,家里没有粮食,儿子吵着要吃面,于是又去卖血,带孩子们去吃面,唯独不带大儿子许一乐。

一乐在得不到两个爹的认同下,伤心地离家出走,而许三观还是刀子嘴豆腐心,一边骂他,一边带他去饭店吃了面条。

许三观虽然只是个小角色,也有愚昧狭隘的一面,却也有宽容、善良的温情一面。

wen革之灾的阴影和影响是巨大的,贫穷和阶级的分化依旧存在,许三观的第六次卖血,是为了讨好的儿子的队长,为了儿子的前途,他买了一堆礼物,喝酒请吃饭,哈腰说好话。

原以为孩子们长大了就不用操心了,没想到许一乐在外工作时检查出了肝炎,病情严重,需要去上海治疗。

被迫无奈许三观再次踏上卖血的路途,他先让许玉兰带儿子去上海,然后自己一路筹资卖血。许三观沿途卖了四次血,第三次时顶不住了,身体吃不消,他被送去医院,反而医院又给他输了700毫升血液。

许三观醒来后,强烈要求将不属于他的300毫升血还给医院。看到这时,人物的悲剧真是让我觉得鼻酸,人生苦难重重,有人盖着暖被吃饱喝足在喊着生活没有意义,也有人为了活下去挤破头脑,向来是越‘贫贱’的人更能体会到人生的艰苦,也更有韧性,就像死不透的野草,生生不息。

许三观一生中每次卖血都是为了别人或者说是亲人,最后一次卖血是为了自己,想吃炒猪肝和黄酒,决定最后去卖一次血。李血头已经死了,年轻的血头不肯收他的血,许三观老了,他的血没人要了,他感到委屈,回想起这四十年来,他一次次地靠卖血度过了难关,现在却告诉他,他的血没人要了。

曾经在身边的人也一个个没了,只有许玉兰还陪着他,帮他点了三盘炒猪肝,一瓶黄酒,还有两个二两的黄酒,陪着他骂那个血头,然后许三观对许玉兰说:“这就叫屌毛出得比眉毛晚,长得倒比眉毛长。”

生命的苦难永远在不断更新,但曙光也一直都在。

本文由 读物叔叔 作者:dwbook 发表,其版权均为 读物叔叔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读物叔叔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
3
dwbook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