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饮食到社会现象。

前些日子读过梁文道的《访问》,想看下他其它的作品,在多抓鱼闲逛时看到了味道三书,本以为是介绍各地美食以及美食文化的书籍,翻开一看才知道,不仅仅是在讲吃这件事,和其它美食书籍不一样《味道·第一宗罪》、《味道·人民公社》、《味道·味觉现象》这三本书基本上没有提及常见的食料、菜品、调味、技法,而是有关于饮食撰写的生活随笔。这套作品里面的文章每一篇都不是很长,一篇小小的短文里面,很多时候甚至都没有什么描述美食如何好吃的华丽辞藻。

在他笔下,吃喝不仅仅是满足口腹之欲,而是人类文明社会的切片,它与音乐、民族、教养、情色甚至善恶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单从书名来看这三本书讲的全是吃,吃的迷思,吃的时刻实际上涵盖了不少趣闻和由饮食带来的种种社会现象。

知识分子不愧是知识分子,他可以从美食的角度引申出历史、经济、政治、哲学、散文、人类学、语言学、心理学、美学的知识。

何为「第一宗罪」?西方的基督信仰传统把贪吃列为“七宗罪”之一。有人甚至认为“贪吃为万恶之首”,堪比我们中国人讲的“万恶淫为首”。
贪吃是七宗罪之首,除了意味着“贪吃”更意味着不加节制地放纵。然而如今贪吃不是罪,“肥胖”才是罪。饮食文化现象在社会历程中更迭,珍惜粮食和有节制性地进食不仅仅是为了身体健康和平衡着想,更是为了缓解全球粮食短缺问题。关于吃的迷思往往与性欲,美学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系。另一个迷思来自“正宗”,“味道”和“当地人”的联系。饮食的多元化渐渐显著,地域化却慢慢隐退,过去认为某地专有的食物却可以在另一地得到更正宗的体验。美食旅行的不同阶段也在人们对味道的追求中放开了。从体验当地味道到寻找当腌制地正宗正是人们态度转变的地方。

人民公社从很多社会角度出发,由吃谈出来社会责任感,展现出很多我们平时忽略了的现象,一顿日常便饭吃出一个社会,涉及面又不单一局限,让人有很多不一样的思考方向。文字叙述丝毫不生硬无聊,反而生动有趣。

不得不佩服梁文道的文笔,能将味道写得如此与众不同,让人受益匪浅。文章的排版也很棒,相同话题的文章在一起,让人进入同一个特有味道的世界游历一圈后,带着该食物特有的味道再进入下一种味道的世界中,但上一个味道绝不会被掩盖,即便已经进入另一个味道中也还常回味起来,让人反复寻味。在带着一身“人民公社”的味道的同时,进入下一本“味道”。我们对待食物除了味觉和嗅觉之外,更重要的是一种精神。

假如食物注定要被人吃掉,假如食物真是一种艺术,那么我们欣赏这种艺术的唯一方式便是毁灭它。
味觉现象畅谈吃文化,不偏不倚,主角便是食物本身,语言轻松写意,读之令人垂涎。食物是一种毁灭的艺术。一直认为食物进入嘴巴如同落花是化作春泥,其实是一种转化和滋养,但是反过来想想,从食物先前的清洗,腌制,烹调和摆盘,还要配合适宜的环境,最终一份精致的食物在牙齿的咀嚼和味觉的品鉴中丧失殆尽,并在同时产生进食所带来的美味和饱足感的体验,因为这种形式上的毁灭,才使得食物可以上升到艺术这种层面吧。

分享一段书摘:

其实我们天天进食,又何曾试过每一餐每一口都专心地吃呢?吃早餐的时候看报纸,吃午饭的时间变成一场工作会议,吃晚餐的时候用电视汁捞饭;我们有多久没试过好好地一心一意地对待眼前的食物?如果我们专心地吃,食物的味道会不会变得和平常不一样呢?

本文由 读物叔叔 作者:Jason Dou 发表,其版权均为 读物叔叔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读物叔叔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
15
Jason Dou

发表评论